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红楼梦》版本:客观研究 回归历史(赵凤兰)

发布时间:2019-05-13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赵凤兰 收藏

  《红楼梦》是曹雪芹耗尽一生心血著写的传世之作,伴随着这部经典名著的流传,其版本问题多年来一直是学界关注和争论的焦点。近日,在北京曹雪芹学会、北京大学曹雪芹美学艺术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曹雪芹在西山’学术论坛——《红楼梦》程本、脂本及艺术研究”座谈会上,国内外30余位曹学、红学学者会聚一堂,围绕《红楼梦》版本研究的问题和原则,脂本与程本的历史源流、文本普及等问题展开讨论。

\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关于版本及后40回作者的争议不断,这一方面反映了曹学、红学研究领域的持续繁荣,另一方面,也很容易令读者一头雾水。目前,人们已知的《红楼梦》版本众多,主要分为两大体系:一类是以脂批本为底本的“脂本”体系;一类是以程甲本、程乙本为底本的“程本”(或称“程高本”)体系。自20世纪20年代起,在新红学大家胡适的考证和极力推崇下,程乙本《红楼梦》垄断市场近60年。但此后,随着《红楼梦》早期抄本(即“脂本”)如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蒙古王府本、戚序本等面世,程乙本的地位逐渐被取代。1982年,第一部以庚辰本为底本的120回《红楼梦》新校注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排印出版,前80回以庚辰本为底本,后40回以程甲本为底本,全书以10余种脂本、抄本和多个程甲、乙本为参校。这一版本迅速成为影响力最大的《红楼梦》版本。在此之后,虽然程乙本也多有重印和新的校注本出现,但相较而言,在普及程度上仍显逊色。今天,人们已经把人文社的新校注本看作通行本,但学界围绕《红楼梦》版本问题进行的讨论却从未停止。

\

  论坛上,学者们就《红楼梦》版本真伪鉴定及后40回作者问题各抒己见。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世德看来,前80回与后40回中薛宝钗与薛蝌序齿关系的矛盾,就是证明后40回并非曹雪芹原作的根据之一。面对学术界复杂的意见纷争,他认为,法官断案有两条原则,一是谁主张谁举证,二是疑罪从无,这两条原则对考证工作也同样适用。

  中国红学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胡文彬认为,虽然《红楼梦》后40回有因抄本残缺等客观问题导致的情节不连贯等不合理现象存在,但曹雪芹拥有120回著作权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

中国红学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胡文彬

  而在北京曹雪芹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位灵芝看来,关于《红楼梦》后40回作者的问题,在没有更多确凿证据出现之前,应当相信最早的出版者程伟元在程甲本序言和程乙本《红楼梦引言》中的介绍。后40回并非程、高二人凭空创作,只是对流传各本的整理加工,其中有曹雪芹原稿的印迹。这一看法,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学者的共识。因此,后40回作者的署名权应当还给曹雪芹,“曹雪芹著,程伟元、高鹗补”是最为客观公正的表达。

  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讲座教授王润华在论坛上分享了英美汉学家在红学领域的研究成果。据他介绍,早在上世纪中叶,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就曾用“语言统计法”对《红楼梦》前80回和后40回出现的一些字词进行考察比对,得出前后作者为同一人的结论。相对于中国学术界对作者、版本等问题深入细致的研究,海外汉学界则对《红楼梦》所蕴含的东方文化思想和艺术性有更多关注。

\

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讲座教授王润华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俊阐述了历史上程本流传的6个阶段及程本研究的3个层次。他认为,应以程甲本为主要参照,厘清程乙本的特点和意义。

\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俊

  “文化传承中最重要的是要有敬畏感。”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段启明认为,程乙本之所以受到批评,是因其和曹雪芹原意相差太远。学界之所以对脂本进行研究,也是为了更接近曹雪芹原意。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红楼梦》所有的版本都具有共同的历史价值,所以应当充分尊重各版本原貌,在其原貌基础上进行校勘、注释、传播。他还强调,《红楼梦》本质上是文学,对它的研究也应回归到文学研究的框架中来。

\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段启明

  在北京曹雪芹学会会长胡德平看来,程本在《红楼梦》传播史上功劳巨大,是值得肯定的,而脂本则在曹雪芹和《红楼梦》研究中具有更大价值。就文本本身而言,程本与脂本系统也各具特色:程本提供了120回相对完整的故事情节,更适合大众普及阅读;脂本系列包含更多关于曹雪芹写作背景和《红楼梦》原始版本的信息,更适合对《红楼梦》有深入阅读需求的读者及研究者使用。

\

北京曹雪芹学会会长胡德平

  与会者一致认为,曹雪芹是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代表人物之一,而《红楼梦》是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大成的作品。围绕曹雪芹与《红楼梦》进行的学术研究,一定是建立在历史和文化基础上的,因此意义更为深远。

\

 

  (作者:赵凤兰,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视听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文化报高级记者)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白先勇:与昆曲纠缠一生(赵凤兰)

  胡可:要让下一代看到中国是怎样站起来的(赵凤兰)

必赢棋牌app,扫描二维码关注必赢棋牌app(http//www.on-viagr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