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电视评论

电视剧《大浦东》: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发布时间:2018-12-28来源:文汇报 作者:任仲伦 收藏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最波澜壮阔的时代之一,它深刻影响着国家和人民命运。艺术总是应该去表现社会历史的重大变革。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对于这一代艺术家来说,应该是幸运的。因为,一个激情浩荡的年代,可能让艺术家拥有比庸常年代更多的创作欲望与想象。由此,电视剧《大浦东》应运而生,成为“上海出品”在央视平台的重要亮相,成为讴歌改革开放的重要收获。

\

 

  创作逻辑:以上海浦东改革为背景,让人物命运成为叙述焦点,形成“水涨船高”的戏剧结构

  上海浦东的改革开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之一,同时兼有上海这座城市的开放、创新与包容的鲜明品格。所以,它始终是艺术家们的创作热点。但如何准确把握并艺术性地表现这段历史,一直是艺术家们深思熟虑、甚至殚精竭虑的创作难题。

  从经典作品的创作经验来看,杰出的艺术家常常将全景式表现大时代的使命,交给具有耐心的历史学家。而自己总是选择独特的角度和人物,去折射大时代的整体感。艺术似乎更加关心历史变革下人物的个性命运或人性内容,或者说,总是以经典人物的塑造,来完成对经典时代的表达与表现。这可能是一种创作智慧,也可能是一种创作规律。

  《大浦东》的创作认识是趋同的。聚焦的是:在上海浦东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表现一批热爱金融的年轻群像的命运。这种创作构想,是需要建立在辩证思维上的。首先,对于浦东改革重大历史事件的表现不能缺席,也不能蜻蜓点水,而应该是整个电视剧的四梁八柱。从第一张飞乐股票到正当沸腾的金融之城,其间融入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等,这些构成了巨大的情节支撑。没有这样重大事件的叙述,人物的思想与行为就会缺乏浩大的发展空间和推动力量,就难以体现浦东改革开放大开大阖的影响力。当然,没有人物命运的深刻描述,重大变革的表现也会流于空泛,出现“有事无人”的创作空洞。而只有这两者的结合,才能产生“水涨船高”的效应:即变革改变命运,命运影响改革。

  电视剧《大浦东》主调确定后,叙述的逻辑就清晰了:在从1986年第一家股票交易所开业到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历程中,作为恢复高考后第一批金融学子,赵海鹰、陈梦蕾以及谢天阳等年轻人,也经历从蹒跚学步到梦想成真的历程。他们的每一次命运的重要转折,都源自社会的重大变革。值得一提的是,《大浦东》从中国第一张飞乐股票开篇,故事一展开就让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约翰·范尔霖亮相,他收到邓小平赠送的飞乐股票后迅即飞往上海证交所。这不仅是一般的情节设计,而且是一种国际化的创作视野。就是将浦东改革与人物成长的描写,始终置于开放的国际语境中,主人公的命运都受到中国改革开放的影响。改革让他们拥有“进入华尔街的梦”,开放让他们在祖国热土上梦想成真。

  过去文艺创作曾经倡导“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当艺术规律成为机械定律,就会造成创作的机械主义。但是,注重典型环境对人物典型的影响,确是文艺创作的一种技巧,或者说,一种规律。

\

 

  人物价值:赋能变革时代的性格特征,触摸现实生活的新鲜质感

  人们普遍认为创作的成功基因是故事。好作品除了故事,还是故事。在我看来,也许作品成功更加重要的基因是人物。有了精彩的人物,就有了精彩的故事。所谓的情节史,其实是人物性格与人物关系的展开史。

  《大浦东》的主创注重核心人物的性格塑造。赵海鹰是核心人物,他的性格具有改革时代赋予的特征,也具有自身的秉性。人们常说: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冒险却是外来者的性格。其实,上海城市锻造的开放与冒险的性格,始终体现在上海先行者的身上。赵海鹰具有平民性的冒险性格,不张扬但有行动,有梦想但无幻想。国家改革开放伊始,赵海鹰敏感意识到机遇,率先点燃进入华尔街的梦想,并由此信奉行动与能力才能实现梦想。谢天阳不相信眼泪,只相信自我奋斗。陈梦蕾具有北方女孩的倔犟,这种倔犟引导她在创业中决然前行,也引发与赵海鹰情感的决然抉择。

  赵海鹰与陈梦蕾的恋情关系设计有些模式化:平民子弟与富家女。所以,最初几集的矛盾冲突显得似曾相识。但是,一旦《大浦东》的主创们让赵海鹰与陈梦蕾们进入改革时代的真实语境和社会潮流时,人物就显得生气盎然了,故事也显得精彩纷呈了。主人公命运的每一步变革,都让观众获得一种触及心灵的感动或迷惑,因为这是经历过这段生活的人们所具有的共同心灵史。

 

\

 

  风格基调:还原城市年代实景,洋溢市民风俗和本土气息

  影视作品是视觉艺术。它们所呈现的视觉风格,自然是其艺术魅力的重要内容。如果说,一部作品的时代感主要体现在人物所表现的精神本质上,那么,它的年代感就经常体现在场景与表演等基本设定上。

  《大浦东》的制作者有这种意识。一方面,在这部电视剧中,导演与摄影师纵情呈现上海最具标志性的现代建筑,如年轻金融城的高楼摩天影像等,竭力体现上海城市的现代魅力。另一方面,还挖空心思恢复了浦东“洋泾老街”的场景区,恢复了“市民生活”的日常风俗。这种日常风俗是《大浦东》的亮点。复原的浦东老街实景,不仅让演员生活在熟络的场景,从而产生创作的松弛感,也让观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生活喜悦。

  当然,还有演员们表演的底色与底气。在《大浦东》中,我们欣喜地看到一批老戏骨演员有出色表现,如姚安濂、张芝华等。他们在熟络的上海场景中如鱼得水,天然展现上海爷叔与上海姆妈形象的“上海味道”。贴切的身份感与娴熟的生活实感,使得这些人物的本色纷纷出彩,好像一会儿就在马路上碰到的角色。这就是艺术接地气的魅力。年轻演员虽然对于上海生活不够娴熟,但他们开放亮丽的气质,也与城市的现代气质不谋而合。

  习近平总书记曾对美国中学生说,“看一百年的中国去上海”。自百年开埠以来,上海这座城市就有了独特的历史与性格,由此,有了独特的故事与风格。比如,二十八年的浦东改革开放的历史,自然是波澜壮阔;同样,二十八年的从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到影响新中国建立的历史,则更加波澜壮阔。红色文化、海派文化与江南文化叠加融合而成的上海文化风貌,其创造素材足够丰茂、创造空间足够辽阔。面对这些,我们的创作常常力不从心。但上海应该是富有创造的城市,应该并能够创造出更多优秀的“上海出品”。我们任重道远。

\

 

  延伸阅读:

  从2018年上海电影节看全球电影的过去、当下和未来

  读《上海六千年》:涉过时光的巨流(王雪瑛)

  从上海昆剧团看改革开放40年昆曲的传承创新(刘玉琴)

必赢棋牌app,扫描二维码关注必赢棋牌app(http//www.on-viagra.com)